MONY

杂食,非常杂
为苏沐橙小姐姐打call

RS·新的开始

*旧文重发
*无cp

这是新的开始。

父亲对着天空说。他反复地念着这句话,像是要将它咬碎嚼烂,吞进肚去。

而你坐在父亲的大腿上,一边舔着手里的冰棍,一边听他絮絮叨叨着宏伟蓝图,任由男人的手把你绑好的头发揉乱。你呆愣愣地盯着夜空,心思早已展开翅膀,挣脱父亲的怀抱,吹进左耳的话也随即从右耳漏出。

与父亲一同坐在屋顶看星星聊月亮这种事并非少有,黑夜对你实在算不上新奇可怕,可那天晚上的夜色似乎有些特别。往上看,黑夜如同一整块的细绒布,给周遭的一切拢上了层静谧,盐粒般渺小晶萤的星星撒满绒布,仿若触手可及。往下看,深夜里的灯火零散着,流动的风带来细小的说话声与淡淡的烟味。

你的心思飘得太远,直到融化的冰水滴落在手腕上,才将将拉回。你擦掉手背上的液体,把仅剩的小半截冰棍塞进嘴里,耳朵终于灌进了父亲的声音:彩虹海里宝石遍地,河里流淌着黄金,上万种颜色的巨大彩虹铺满天空……你是见过彩虹的,只有窄窄的一小道,刚刚眨眼就消失了,实在是没劲透了。

那小半截冰棍在嘴里化开,你咬着木柄躲开父亲放在头顶的手,终于开始专心听他讲话。“里程碑”“基石”之类的词汇你还听不懂,倒是感受到了父亲语气里的骄傲和跃跃欲试。于是你吞下含着的冰棍,自然地接话:

“那我等你回来呀。”

这是新的开始。

朋友看着他做好的气球被放飞时是这么讲的。成本不到一块钱的红气球高过了电线杆,越过了大楼的天台,升上蓝天,然后被造价昂贵的炮弹轰作飞灰。

距离彩虹海事件已经过了十年。彩虹海事件过后,银河眼在地球上开始实行禁飞令。十年里,除了银河眼成员,再没有人能够飞出地球。

十年足够改写很多东西。比如说城北的飞船制造所变成了飞船坟场,比如说红魔鬼的儿子成了你为数不多的朋友,还开始在你家的饭店里当厨师。

又比如说,彩虹海从父亲讲述的蓝图成了全宇宙最大的笑话。

被描绘出来的奇迹就此倒塌,你发现周围只剩下了哭泣,每走一步都能听见失去亲人朋友的哀鸣。悲伤逐渐发酵成了迁怒,开始有人来砸饭馆的玻璃。你没费多大力气就抓住了嫌疑人,那是个身高还不到你鼻尖的小屁孩,他对你凶狠地低吼,表情犹如发怒的野兽:“都怪你爸爸!一切都是你爸爸的错!如果不是你爸爸来劝我小叔,我小叔就不会上飞船了!他就不会死掉了!你爸爸是个大坏蛋!”

而你咬着嘴唇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感觉整个人被扔进冰水里,眼泪像是要夺眶而出,又像是还未流出就已被冻住。

迁怒被传递,被积累,然后成倍地增长,最终全部朝向了“罪魁祸首”的儿子。你的新朋友开始被孤立起来,没人愿意跟他说话,来找他麻烦的人倒是每天都不缺。情况最严重的时候,连买菜他都会被店主扫出门去。

他很少还手,甚至也很少言语,基本都是默默地躲过去,只是一次你们一块回家,却被一群孩子堵在巷子里辱骂他的父亲,他辛苦做成的风筝被撕成碎片。可你看见他抱起风筝架,眼神奇怪得坚定。

“彩虹海是存在的。我爸爸没有骗人,他们会回来的!”

“彩虹海是存在的。”这样的他是如此坚信着。

所以这样渺小的你也有理由去相信了。

没有人能证明奇迹是存在的,可是也没有人能证明奇迹不存在,所以倒不如去相信吧。你这么想着,放开手指,看着一只只风筝与朋友捡来的飞船一同飞上天空。

这会是新的开始。


这是新的开始。

孩子指着这行字给你看,不停地缠着你问彩虹海是什么。

离红魔鬼的儿子离开地球已经过了数十年,期间你也收到过不少消息,只是在听闻他进入黑洞之后,便是了无音讯。数十年来似乎什么也没变,银河眼的炮塔修好了,依然屹立着,轰炸每一片妄图逃脱掌控的空气。禁飞令一直没有解除,没有人飞出地球,也没有人荣归故里。

最开始的期盼慢慢沉下去,你不再时常守着望远镜转圈,几年的沉寂后你将满院的风筝放进了杂物间,接着你开始清理父亲与朋友的东西,然后老城区被拆,你搬家了,再后来仅存的期待也被消磨殆尽,你扔掉了旧物,彻底地开始新生活。

数十年过去,你带着孩子回去看当年的饭店,却在阁楼发现了父亲当年的笔记。

可是这哪里是什么新的开始,这分明——

你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不让孩子看见你的泪水。

——分明是旧的轮回。

END.

评论(5)
热度(7)

© M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