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Y

杂食,非常杂
为苏沐橙小姐姐打call

九州缥缈录·眸中星海

*OOC警戒


铜瓦殿的镂空房顶照着星辰移动而缓缓旋转,房顶每一个缺口都对应着一颗星星,月光就从缺口泄到星盘上。星盘周围,无数代表星辰的圆在齿轮的推动下相遇又分离。钦天监就坐在星盘中央,面前摆了五十多枚算筹。她倒不是真的在算什么,流星内冲而灭的星象再简单不过,看一眼就能明白,随手摆算筹不过是习惯而已。可今天这习惯看起来像在掩饰她的不安,尤其是在殿门前就躺着那位虎翼上将的情况下。

龙襄两腿摊在殿前的台阶上,像往日一样没个正形,猴子爬到他脸上了也不恼,反而拿了自己的酒壶给它玩。小猴对着壶口瞪了一会儿眼睛,反手往龙襄嘴里塞过去,可什么都没倒出来。龙襄侧头去看殿内,钦天监被裹在黑袍当中,漫不经心地挪着算筹说:“别看我,我这里可没有酒给你。”

“真可惜,”龙襄晃了晃酒壶,不由得有点遗憾,“我还想再喝一回青阳魂呢。”

钦天监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到底只是将脖颈上的丝绦解开再系紧。她看了一眼龙襄,手上的动作突然加快,几十枚算筹在她指间分分合合,组结后又被迅速拆解,饶是龙襄也觉得眼睛有点跟不上,他忍不住好奇:“你在算什么?”

“今夜辅星黯淡。”钦天监伸手夹起一枚算筹,抿了抿嘴唇才回答,“我在算你还剩多长时间。”

龙襄仍旧坐在台阶上摇着酒壶,脸上的笑容却明显僵硬起来,弧度也开始变得奇怪。“多久?有半个对时吗?”

钦天监的手在半空中停了很久,她张着嘴,鼻翼翕动,却发不出声音。最后她把算筹扔在地上,舔了舔嘴唇,问:“你真的要……”

“别傻了西门,他是不会留下我们这些旧部的。”龙襄将酒壶倒立在地板上,看它兀自旋转,轻声说,“姬野他已经变啦。”

姬野已经变了。

西门记忆中的姬野是那个坐在青骓上的黑铠骑兵,他在长街中放声大笑,青骓闪电般前冲,铁蹄敲在石板上,像一场雨。他会为了讨她这个小女孩的开心,在沁阳客栈门口操纵马匹走仪仗舞步。姬野低头拍了拍她的脑袋,脸上的笑里带了满满的孩子气,星光照进纯黑的眼瞳中,又细碎地晃出来。

可黑铠骑兵策马向前,慢慢距身边的朋友越来越远。第一个离开他的是吕归尘,一次争执中,他站在门边,看姬野坐在正中央一言不发,终是一声叹息。

第二个是羽然。羽人无意识地敲着自己手腕上的玉环,少见地低垂眼帘。最后她扯出一抹笑,说:“姬野,我可能跟不上你啦。”

第三个……西门望向龙襄,他一只手挠着猴子的下巴,另一只手按在大腿上,魂剑影鳞就放在他的手边,影鳞的护手上荆棘倒生。

“如果你要走的话,趁现在吧。”龙襄说,“我已经没得选啦,不过你的话也许还来得及。”

西门怔怔地看着他大呼小叫地把猴子从身上扯下来,然后迈着大步扛着酒壶走下台阶。而后他将提着短剑走上太清宫,杀掉姬野,或是被姬野杀死。

那个背影终于消失在门口,西门也静却仍坐在原地。龙襄说错了一件事,她才是那个没得选的人,因为所有离开的路都被她亲手封死了。她低头去看地上的算筹,还剩最后一步,结果就能出来了,可这结果又有什么用?她忍不住苦笑起来。


西门走进太清宫的时候,姬野正抱着虎牙枪坐在椅子上,血顺着枪杆滑下来。他头倚着墙,目光散落在整个房间里。西门绕到他身前,拿起绷带为他包扎伤口。

“龙襄死了。”姬野突然说,“他拿着影鳞来杀我,虎牙枪不在我身边,他本来有机会的。”

他低头去看西门,但眼神却没有汇聚在一点。

“可是他太傻了,他居然没有下手。”

西门站起身,凝视着姬野的眼睛。那双眼睛是纯正的黑色,像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映不出任何光芒。

在来的路上,她听说太师项空月因帮助虎翼上将龙襄反叛,已被囚在天启城南的山阴寺中。昔日的乱世同盟,现在仍在姬野身边的竟只余西门也静一人。

“是啊。”她最后说,“太傻了。”


FIN.


【 史书记载他亲自提剑冲上太清宫,逼迫羽烈王亲自出手。最后被诛杀。关于他的死亡有两个疑点,一说他对于自己“天罗山堂”的同门妒忌,所以死前他的同门冥九玄的神秘死亡可能是他下的手,二说当时羽烈王的随身兵器虎牙枪不在手,龙襄本来有机会,可是他居然没下手。】

【 据说他背后支持了虎翼上将军的反叛,所以被羽烈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给抓了。被抓的时候他在家操一张名琴柳上莺,并没有逃跑的打算。奇怪的是羽烈王也不杀他,把他关在天启城南的山阴寺(不是佛寺)里,不时还去看看。 】

来自框框的设定…简直虐我一脸。


评论(3)
热度(7)

© M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