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Y

杂食,非常杂
为苏沐橙小姐姐打call

RS·夏天

热气从脚底开始向上蔓延,路面收到阳光的烘烤,散发出的刺鼻气味充溢着整个鼻腔。夏季真是最棒的季节了,绝对没有之一。

我看了看手里的那盒色块,天知道在这样的高温下从商店走回孤儿院会不会让它们融化,说到底我为什么要因为那些孩子们特意跑一趟啊……真是蠢爆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心情变得越加糟糕,我干脆坐到店门前到长椅上,从塑料袋里翻找出一罐橙汁,橙汁流过口腔的感觉让人整个放松下来,长椅坐板隔着裙子透过来的热度似乎也变得可以接受了。

正对着商店门口的是一个音乐喷泉,虽说如此,但这种偏僻小星球的音乐喷泉甚至不如夏季午后的天空好看,至少阳光在视网膜上糊成黄色小块的景象从某种角度来讲也挺好玩的——但很显然,今天是个例外,天空飘着一圈圈灰色的云朵,气温却没有半点降下去的迹象,除了让人的心情更烦躁以外基本毫无作用。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冷风,以及店门关上的声音。大概是店里的空调吧。我转头去看,那是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头发是和我一样少女心般的粉红色,抱着一大袋颜料,盯着外面的空地喃喃着“要下雨了”之类的话,看起来不比我大多少,穿了一件很可笑的黄色紧身衣。

好眼熟……我眯起眼睛想看得更清楚,那件衣服是……大脑还没有想清楚,身体却几乎是蹭地从地上跳起来,放在膝上的饮料猛地倾倒下来,我慌忙将它扶正,但是晚了,裙子已经湿了一半。有人递来几张纸巾,我匆匆地对他点头致谢,接过来努力把洒出来的饮料擦干。

“嗯……不用谢,”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他似乎思考了很久才开口,“请问您有没有哥哥?”

我擦裙子的动作一下子停住,忽然明白他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眼熟了,但是他的年龄明显对不上,是不知道真相的狂热粉吗?还是……

“没有。”我试了几次深呼吸以后才敢再次开口,但是声调还是比平时要高上一些,“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问?我从没在这里见过你,想这种偏僻的星球也没什么好看的。”

“我听说雨后的天空数这个星球上是最漂亮的,想要把它画下来,但是发现画板坏掉了。”他打开塑料袋,露出一块新画板和几罐刚买的颜料,“刚来这里就能遇见下雨,还真棒啊……对了,我叫米龙,你呢?”

下雨了吗?我扭头看向外面的空地,雨水像是要自杀般争先恐后地从棚顶上一跃而下,鬼知道刚才那么大太阳去哪里了,真是神经病一般的天气……等等?我差不多是将头甩回到原位,(这么做的时候我的脖颈发出了不详的咔哒声)“你说你叫米龙?”

“没错。”他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坐在我旁边很专注地擦着眼镜,“宇宙中很出名的格斗家米龙,你认识吗?”

“骗鬼!你们的年龄根本对不上!你是吃饱了撑着还是脑子抽风了!扮成一个骗子对你来讲有什么好处!”我使劲扭着自己的手,来阻止自己扑上去揪住他的领口,但又随即意识到他其实没有说谎,而是给我挖了个坑。而且就算他在说谎又与我何干,不论是哪个米龙都跟我没关系不是吗。我松开手,努力将目光聚集在脚尖。

“他不是个骗子,”他仍旧在那里若无其事地跟眼镜上的污渍作斗争,“他是个英雄。”

英雄个鬼噢。我满怀恶意地冲他微笑:“如果你口中的英雄就是那类满口谎言的家伙,那么他实在是名副其实。不说别的,那位大英雄他救过谁么?”

“他从海盗手中救下了我,”他戴上眼镜回头看我,“两次。他真的是个英雄。”他把眼镜擦得太干净了,镜片上面映出一个咬着嘴唇,看上去十分激动的萝卜头的脸。我被这样的目光盯得挺不自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初的怒火过去之后,轻度社交恐惧症便又暴露了出来,特别是这种尴尬的场面,简直就是在折磨人的每一根神经。我喝着剩下的饮料看了半天的雨幕,最后实在受不了这种要命的气氛,含着吸管侧头看他,小声地问:“他救了你?怎么回事?”

他眯起眼睛看了我一眼,开始叙述的时候顺手撕开了奶油面包的包装纸。

他曾是海盗手下的鱼饵,被黑旗利用而出卖了城市,那时,是米龙出现,赶跑了海盗。

“等等,米龙明明不会格斗术,到底是怎么把黑旗赶走的?”

“很简单啊,”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雨幕,目光却并未汇聚在一点,“因为米龙在跟黑旗合作嘛。”

“根本不需要任何格斗术,米龙出来表演一下,他们就逃走了。”

“第二次是他下跪的那一天。”他的语气和表情都没有变化,可是手上青筋暴起,“电影首映式的时候我爬到了后台,结果发现他其实不会格斗术,只是在跟黑旗一块演戏。他们打算杀掉我灭口,但是被米龙阻止了。他以跪在地上向所有人承认他在说谎为代价,让我活下去了。”

骗人……“他明明连自己的妹妹都可以抛弃,凭什么偏偏要救你!”

他没有搭理我。“米龙说,他因为恐惧,抛下了在战火中向他呼救的妹妹,他非常后悔。战争平息后,他想要找回妹妹,但又无从入手。他不惜捏造谎言,只是为了告诉妹妹,他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人了,希望她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怎么可能。

“可是最后他告诉我,‘那是世界上最后一片花田,花和草尽情生长的地方,只在他和你的心中还存在着。’所以……”

可耻的说谎者!

“他不想再背叛你了,米吉小姐。”

我掐住自己的手,肋骨勒得我有点喘不上气,不过只要别让我去听他的鬼话就行了。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裙摆,该死,上面全是一块一块的水渍。大概是溅上去的雨水吧,要不然就是我洒掉的橙汁。

反正没可能是眼泪这种东西就对了。有什么可哭的呢?“只在他和我的心中还存在着”?说什么漂亮话!那片的花田怎么可能存在?多少年前那些东西就已经没有了好吗?

但是裙子上湿掉的痕迹开始扩大。

 

……说起来,我会讨厌夏天,不是因为居高不下的气温,也不是因为五秒一变的天气,而是因为在那个夏日的午后,看着唯一的哥哥毫不理会自己的求救,独自逃走时,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吧?

但是,但是。

如果是现在的话,说不定可以,再一次喜欢上夏天吧。

 

【END

 

评论
热度(11)

© MONY | Powered by LOFTER